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紅色經典 > 《東方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四部 江聲 第三章 孤兒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法国卡昂沙发报价:《東方》 作者/編者:魏巍

第三章 孤兒更新時間:2018-12-06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 春宵夜短。在這一點說,朝鮮的趕路人,不甚喜歡春夜。

在定時彈區域耽擱得太久了。距拂曉已經沒有多長時間。司機們都想用速度來彌補誤失的路程,卡車一輛接一輛地向前嗚嗚飛馳。

現在,郭祥已經被那位上海司機待如上賓地請到駕駛室里。他看到沿途都是向前開進的二線兵團,知道新的戰役很快就要打響,自然更怕趕不上時間。他不斷地向他的這位熟人提出加快速度的勸告。并且不分彼此地把司機的煙荷包打開,卷起一支又一支的大喇叭筒,還親自吸著送到司機的嘴巴里,作為他鼓舞司機加快速度的另一種方式。這位上海司機性格沉著,技術高超,口銜紙煙,手扶舵輪,就好像一個出色的騎手,同他的這匹鐵馬粘在一起似地,簡直把這輛小嘎斯開得要飛起來了。

但是司機畢竟更加擔心車輛和彈藥的安全。當駕駛室的夜光表將近四時,司機就提出來應該趕快找一個宿營的地方,以便把車輛隱蔽起來,免得遭受敵機的襲擊。郭祥不在乎這個。不是說:“再開一小段兒!”就是說:“不要緊,前邊還有好地方哪!”這樣一程一程地趕,不覺東方的天空出現了淡青色的晨光,敵人的早班飛機已經在遠處出現了。

司機急忙剎住車,跳下來??純辭安話ご?,后不靠山,一條大公路,躺在空曠開闊的山谷里,連一處可隱蔽車的地方都沒有。司機攤攤手,嘆口氣說:

“喏,聽你的話弗要緊,糟啰!”

郭樣下車,左看右看,前面幾十米外,只有一處十分破落的小院,被炸彈震得東倒而歪,還緊緊挨著公路。他走過去一看,里面有幾間小房,一間草棚,還有一個門洞,這門洞剛剛能容下一輛卡車,就滿臉帶笑地走回來說:

“沒問題!沒問題!”

“那地方行嗎?”司機懷疑地問。

“連咱們住的地方都解決啦。”郭祥笑著說,“你別看這個目標兒明顯,越明顯敵人越不在意!我包你今天沒事兒。”

司機到小院里看了看,情緒有點不高。但此刻沒有別的辦法,只好依了郭樣,把車開到大門洞里。

院子里冷落無人,殘破不堪,連門窗也收有,看樣子主人逃出去已經不是一時半時。廚房里一口鐵鍋,也早被敵人砸成碎片。兩個人無處做飯,只好隨便吃了幾把炒面,到附近小河里喝了點冷水。那司機因為過于疲勞,不上幾秒鐘就呼呼入睡,郭祥披著大衣坐在院里看車,不一時也打起盹來。

這郭祥在長期游擊戰爭的生活里。養成了一種異常警覺的習慣,即便是入睡以后,一種輕微的風吹草動,也能把他驚醒。他剛要入睡,就聽見草房屋里的稻草簌簌地響。凝神靜聽,聲音又沒有了,以為是晨風吹的,也就沒有在意。呆了一會兒,稻草又簌簌響動起來,他就半睜著眼睛,觀察著草堆的動靜。只見稻草向下滾落著,仿佛有人在里面蠕動似的。“奠非藏的有壞人吧?”郭祥心里跳動了一下,就站起來,向著草堆大喝了一聲:

“誰?快快出來!”

草堆的簌簌聲立刻又停住了。郭祥為了防人暗算,跑到屋里把司機的卡賓槍拿出來,用槍筒撥,原來是一個朝鮮小姑娘睡在草窩里。也許因為剛才郭祥的聲音太大了一點,小姑娘的眼睛睜得大大的,帶著驚恐的表情。

郭祥怕驚嚇著她,連忙把卡賓槍律墻上一靠,對她笑了一笑:

“小姑娘,巴利巴利!”

小姑娘的恐懼消失了,從草窩里鉆出來。郭祥一打量,她約有十一二歲,眼睛又黑又亮,留著齊眉的娃娃頭,穿著一個小肚褂兒,褪了色的黑粗布裙子上掛了好幾個三尖口子,光著兩只小黑腳丫兒,頭發上身上粘得都是草棍兒。由于她穿得過于單薄,在早晨的冷風里,凍得瑟瑟發抖。

郭樣連忙脫下棉大衣,給她披在身上,指指房子問:

“這是你的家么?”

小姑娘不懂,郭祥又改用朝鮮話問:

“你的,當辛吉比?(朝語:你的家)”

小姑娘搖了搖頭。

“你的吉比在哪里呢?”

郭祥雖然加上手勢,小姑娘還是不懂。她不是這家的人,這一點是肯定了??墑撬募揖烤乖諛睦?,她是怎樣到這個地方來的,卻無法知道。

“阿爸基的有?”郭樣搜索著他有限的幾個朝鮮詞匯,又問。

小姑娘聽懂了,指了指墻上靠著的槍:

“米國撒拉米的(朝語:美國人),砰!砰!”

“阿媽妮的有?”郭祥接著問:

小姑娘又用小手指指天空:

“米國邊機的(朝語:美國飛機),通!通!”

說著,她的眼里涌出淚圈,又掀起黑裙,讓郭祥看了看她的小腿,小腿上扎著一條臟污的繃帶。

這就是說,她的爸爸、媽媽都被美國人殺害了。她也負了傷。原來在他面前站著的是一個朝鮮孤兒。

郭祥心中凄惶,急忙把她摟過來,把她頭發上粘的草葉草棍兒,一根一根揀掉。忽然想起,這孩子不知從什么地方流落到這里,這里人也沒有,她一定還沒有吃飯。就急忙到駕駛室里去找炒面袋子,一看只剩下一小把了,就把它倒在小姑娘臟烏的掌心里。小姑娘看來很餓,連著吞了兩口,就噎得咽不下去。郭祥眼里看著,心里難受,尋思著讓小姑娘好好地吃上一頓才好。又想,司機單獨執行任務,不會不帶糧食,就爬上車頂去翻,果然翻出半袋大米,還有一個被煙火熏黑的軍用飯盒。郭祥不由心中高興,跳下車,把飯盒行地上一放,拍拍米袋,對小姑娘笑了一笑,用中朝混合語說:

“大大的,爬比毛羔……!”(朝語:吃飯)

這一來,把愁眉愁眼的小姑娘也逗笑了。

這小姑娘,一眼就可看出是窮人家的孩子。她看見郭祥提著飯盒去河邊打水,自己就跑到外面去揀干柴枝子,等郭祥打水回來,她已經揀了好大一抱,用小黑裙子兜著。郭樣把飯盒支好,把火剛剛點著,她就把郭祥推到一邊,自己動手燒火。從她的模祥動作,都可以看出,她從小小的年紀起就從勤勞的母親那里承受了勞動的習慣,郭祥看到小姑娘這般勤快,越發覺得她可愛了。

郭祥心想,要讓這孩子吃得痛快一些,得多少弄點什么菜才好,可是弄點什么菜呢?他皺著眉頭尋思了一陣。一抬頭,看見一對烏黑的小燕兒,正在房檐下的泥窩里露著頭呢喃低語。心想,我何不出去轉轉,如能打幾只鳥兒,也是滿不錯的,于是,他把司機的卡賓槍往肩上一掛就走了出去。

電線上倒是落著幾只麻雀,郭祥嫌它太小,沒有動它;樹上有幾只烏鴉,他又嫌它的肉酸,沒有動它;等了好久,才飛來一只喜鵲,人都說這是一種吉洋的鳥兒,又不忍心打它。郭祥放眼一看,不遠處,有一片小松樹林,就邁開大步向那里走去。真是老天不負苦心人,郭祥在這里發現了好幾只野鴿。他的槍法雖準,只打下了一只。其余的就離開樹林飛走了。他追出去一二里路才又打下了一只。心里又怕小姑娘等得著急,只好提著兩只瓦灰色的野鴿滿頭大汗趕了回來。

這時候,小姑娘已經把飯做熟。郭祥對于這一套并不生疏,他把兩只野鴿拿到泥里滾了兩滾,就埋在灶火里。時問不大,就發出一陣陣誘人的香味。小姑娘知道這是款待她的,郭祥一望她,她就對這位叔叔不好意思地一笑。

估摸野鴿快燒好了,郭祥折了樹枝兒,給小姑娘用小刀刳嚓了一雙筷子;又從駕駛室里翻出一包鹽,在飯盤里的小菜盤里沏了一點鹽水;然后從火里扒出野鴿,扯去泥皮,讓小姑娘蘸鹽水吃。小姑娘雖然很餓,卻無論如何不肯先吃,還把野鴿蘸了蘸鹽水,進到郭祥的嘴邊。等郭祥咬了一口,她才不好意思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。

他們互相勸讓著,爭執著,把司機給吵醒了。司機從屋里揉著眼打著哈欠走出來,用驚訝的眼光打量了小姑娘一眼,說:

“這是從哪里跑來的小丫頭呀?”

小姑娘連忙有禮貌地站起來,文文雅雅地給司機叔叔施了一個鞠躬禮,然后把野鴿用手舉著送到司機的嘴邊。

“吃吧,你就吃吧,”郭祥滿臉是笑地從旁勸說,“你要不吃,小姑娘是不肯吃的。”

司機只好咬了一小口,小姑娘才滿意地笑了。

小姑娘吃完飯,巳近中午。郭祥同司機因為過于困倦,直睡到下午三四點鐘才醒。醒來時,小姑娘已經把飯做好了。滿滿一盒熱飯在火上煨著。小姑娘卻坐在大門外,像哨兵一般睜著警惕的眼睛,給他們看守車輛哩。

兩個人又感動,又不安。郭樣說:

“你看,我們本來要照顧她的,她倒成了我們的小炊事員兒了。”

“不簡單!不簡單!”司機也贊不絕口地說,“這樣的孩子,將來長大肯定是有出息的。”

三個人正圍坐在屋里吃飯,忽地一架敵機賊一般地哇地一聲從頭頂上飛過去了。

接著,在不遠的地方,響起一陣咕咕咕的機關炮聲。

小姑娘立時站起來,打著手勢,要她的兩個叔叔臥倒。

“伊留奧不梭(朝語:沒關系)!”郭樣搖搖頭笑了一笑。

小姑娘見他們滿不在乎的樣子,急得用漢語說:

“叔叔,不行!不行!”

一面說一面用小手想把他們撩倒。

郭祥知道這孩子并不是出于害怕,而是擔心兩個“叔叔”的安全,就笑著對司機說:

“我看咱們還是乖乖地服從命令吧,別把小姑娘給急壞了。”

說著,他拉了司機一把,兩個人就乖乖地躺下來。

小姑娘點點頭,非常滿意地望了他們一眼;然后手扶著門框觀察著敵機的行動。

敵機在附近盲目地掃射了陣飛走了。

黃昏,司機剛把卡車開出門洞,小姑娘已經搶先坐到駕駛室里,滿臉笑吟吟地準備上路。

“小姑娘,你要到哪兒去呀?”郭祥手扒著車門問她。

小姑娘沒有聽懂,仍然微笑地點了點頭,招呼郭祥趕快上車。

“不行呵!”郭祥搖搖手,“我們是要到前方去的。”怕她聽不懂,又做了一個打槍的手勢,說:“砰砰砰砰!”

“砰砰砰砰,頂好!”小姑娘拍著手笑著。

那位上海司機把手一攤,說:

“瞧,糟啰!”

小姑娘看見他為難的神色,先是一怔,接著哇地一聲哭起來。一邊哭一邊說:

“我的吉比的沒有,我,叔叔的一塊兒!……”

她指指郭祥,指指自己,把兩只手捏在一處。

郭祥掏出手絹給她擦著眼淚,心中猶豫不定。

“快決定吧,”司機說,“你把她帶到前方去能行么?”

“丟在這里也不行呵!”郭祥皺著眉頭說,“她這么小,晚上一個人鉆到草窩里,要是碰上壞人可怎么辦?”

說著,他跨上車,把車門咔地一關,說:

“走吧!”

小姑娘一下攀住他的脖子,笑著,把溫熱的眼淚流到他的肩頭上去了。

卡車徐徐開出門洞。前面遠處,敵機投下的照明彈已經在天空掛起,在蒼茫的暮色里,他們又踏上了新的征程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