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紅色經典 > 《東方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四部 江聲 第四章 家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卡昂 相册:《東方》 作者/編者:魏巍

第四章 家更新時間:2018-12-06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 車到軍后勤,已是拂曉時分。郭祥惟恐趕不上執行任務,早飯也不及吃,就同朝鮮小姑娘匆匆上路。早上,春寒襲人,郭祥把軍大衣給她披在身上,大衣拖著地,踢里拖落的,趕到連隊時,太陽已經老高了。

在市邊里附近的一條山溝里,郭樣好不容易打聽到自己的連隊,哨兵卻不許他進去。這位來自四川的新戰士,態度十分認真,對他進行了再三的盤查。老模范在屋里探頭一望,見是郭祥,慌忙跑出來,把郭祥的兩只手都攥住了,說:

“真想不到是你呀,嘎子。你回來啦!”

戴眼鏡的文化教員大李和朝語聯絡員小李,也從屋里跳出來,向郭祥打了一個敬禮,搶著同郭祥握手。一邊說:

“連長,我們可把你想壞了!”

老模范轉過臉對哨兵說:

“你們不是天天吵著要向郭連長學習么?這就是他!”

哨兵恭恭敬敬向郭祥行了一個持槍禮,用欽慕的眼光注視著他。

老模范拍拍那個四川戰士異常厚實的膀臂,對郭祥高興地說:

“你雕瞧,咱們這四川兵怎樣?他們都是經過剿匪反霸、土地改革來的,覺悟高,能吃苦,一提打仗就嗷嗷叫。別看這些小墩實個子,扛著大木頭爬山,你空著手都跟不上!……我保你到時候帶得上去!”

“好,好,”郭祥樂得眉開眼笑,又問,“老家伙們都從后方醫院回來了沒有?”

“差不多全回來了。”

“花正芳呢?”

“回來了,現在是一班班長。”

“大個子呢?”

“喬大夯現在是機槍班長。他們演習去了,等晌午你就全看見他們了。”

文化教員大李插嘴說:

“現在老模范當了咱們的指導員了。疙瘩李也回來了。孫亮營長調到咱們營了。”

郭祥十分高興。笑著說:

“看這陣勢,又可以干個痛快的了!”

小姑娘規規矩矩站在郭祥身后,文雅地微笑著。她見郭祥同這些叔叔握手,也走上去向每個人鞠躬,還溫柔地說:“朝斯米達!(朝語:好)”“朝斯米達!”

老模范拉著她的手,撫摸著她那亂蓬蓬的頭說:

“這小姑娘是從哪兒來的?”

“一個孤兒。”郭祥嘆口氣說,“她非跟我來打美國鬼子不可。這可怎么辦哪?真讓我犯了愁了。”

大家走進屋子,老模范拉著小姑娘的手坐在自己身邊。

“別犯愁,暫時先把她安插在伙房里。”老模范說,“現在好多連都收養了孤兒,也都是這個辦法。”

“能照管得好嗎?”

“咱們四次戰役前就收容了一個。后來托人送回祖國去了。臨走,全炊事班都舍不得他。老呂頭那么大年紀,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。孩子吃喝沒問題,衣裳破了,粗針大線的,我也能縫幾針。孩子在外面,沒人管,饑一頓,飽一頓,夜里連個睡覺地方都沒有,如果再碰上壞人,可不是玩的。跟著咱們,湊合著。雖說享不了福,怎么比流浪也強。”

“打起來,可怎么辦?”

“現在的事,走一步說一步吧。”老模范嘆了口氣。

小姑娘非常聰明,她從大家的眼色里看出是在說她,緊緊握著老模范的手說:

“叔叔!這里能收我么?”

小李把她的話翻譯過來。老模范連聲說:

“收!收!”

小姑娘眼里流著幸福的淚水,一頭扎在老模范的懷里。

住在隔壁的炊事班,聽說連長回來了,放下切菜刀、搟面杖,一窩蜂似地趕來。他們鞋也沒脫就闖到屋里,向郭祥敬禮,握手,把郭祥圍了個風雨不透。

炊事班長老呂頭,趕遲了一步,鉆不進來,在門口揮著兩只面手嘁:

“這連長就是你們的啦!讓我握握手行不?”

郭祥連忙從人頭上把手伸過去,同他握手,親熱地說:

“老班長。你身子骨兒還挺好哇,關節炎又犯了沒有?”

“不毬咋的!”老呂頭神情豪邁地說,“犯了幾回,讓我一挺就挺過去了。”

“看精神多好!”郭祥伸起大拇指稱贊著,“你真成了老來紅了。”

老呂頭笑得滿臉皺紋像開了花似地,說:

“我有什么不樂和的!”他晃晃兩只面手,“你算算咱們紅三連得了多少面獎旗!臨津江邊開授獎大會,軍政治部主任親自給咱們發獎,我掰著指頭一算,紅軍時代不說,咱們連已經得了32面獎旗!我一聽人們說:‘這紅三連就是不簡單哪!’樂得我這心都上到云彩眼兒里去啦。油擔子往肩頭上一放,就像沒有分量似的!”

“別人越這么說,咱們連可越不能驕傲!”老模范插嘴說。

“指導員,我不過說說我這心里的樂和勁兒。”老呂頭笑嘻嘻地分辯著。

老模范說:

“老呂頭,有一個任務,你愿意接受嗎?”

“什么任務?”

老模范指指朝鮮小姑娘,說:

“這是連長帶來的一個孤兒,把她托給你收養著吧?”

老呂頭瞅了小姑娘一眼,猶猶豫豫地搖了搖頭。

“怎么?”

“不行。”老呂頭又搖搖頭,“上次你們把小樸那孩子交給我,剛熱乎乎的,你們就楞把他弄走了,弄得我心里空落落地難受了好多天,情緒老轉不過來。……”

老呂頭說著,連眼睛都潮潮的了。

老模范微笑著說:

“要是你不愿意,我就把她交給別的班里。”

“就放在連部吧!我照看她。”聯絡員小李接上說。

“你?”這下老呂頭斜了小李一眼,“毛手毛腳的,你照看得了?”

說著,老呂頭已經磨蹭到小姑娘身邊,蹲下來,撫摸著她那亂蓬蓬的頭,用朝鮮話心疼地問:

“你幾歲了?”

“老爺爺,我十歲了。”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白英子。”

“你出來多少天了了?”

“記不清了,好多好多天了。”

兩個人用朝語流利地問答著。然后,老呂頭嘆息了一聲,對大家說:

“這孩子出來至少有個數月了,你看這頭上臟的!衣裳掛破了,傷口也沒有換藥。”

他拉著小姑娘的小手站起來,說:

“走,英子,跟我到伙房先把臉洗洗!”

說著,拉著白英子的小手走出去了。

老模范望著老呂頭的背影微笑著。

郭祥驚訝地說:“這老呂頭會的朝鮮話還真不少哪!”

“要論說朝鮮話,除了聯絡員就數他了。”一個炊事員說,“以前小樸那孩子在這里,兩個人一天到晚說個沒完,可熱乎著哪!”

炊事員們漸漸散去,老模范反復地端詳著郭祥,帶著幾分懷疑地問:

“你這傷倒是好了沒有?”

“不好,人家就讓我出來啦?”郭祥一笑。

“不準!”老模范說,“瞧你臉色黃得厲害。”

“你瞧瞧去,后方醫院全是這個臉色。”郭祥說,“在那地方,好人也得給憋壞了。”

老模范碰碰他的肩膀,悄聲說:

“你說實的,是不是開的小差兒?”

“小差倒是沒開,”郭祥把他那黑眼珠骨碌一轉,笑著說,“就是臨走時候,沒有通知他們。”

“你看你看,我就知道這里頭有鬼!”老模范用手一指,然后批評說,“這可是你的老毛病了。要讓連里同志知道。這影響夠多不好畦!”

“下次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郭祥故意低下頭說了聲。

“又是下次!我看你這次怎么向上級交待。”

“幫幫忙!你去替我說說。”

“要說,你親自說去!”

“你這個指導員可真厲害。”

“就是要憋憋你才行!”

老模范神色極其嚴肅,把頭歪在一邊。郭祥噗哧一笑,掏出來一個信封,規規矩矩往小炕桌上一放,說:

“這回,你可憋不住我嘍!”

老模范展開一看,又是介紹信,又是出院證,又是鑒定表,就用手指頭戳著他說:

“真是嘎家伙!你還找我尋開心哪!”

“別說這,”郭樣洋洋得意地說,“你先瞧瞧我的鑒定!”

老模范展開鑒定表,離得遠遠地笨笨磕磕地讀道:

該同志于1950年11月入院。在休養初期,一般表現尚好,能安心休養,遵守院規,并能幫助護理重傷員,給重傷同志端大小便,幫助護士打掃病房,尤其突出的是能夠在傷病員中開展文化娛樂活動,起到了活躍情緒的作用。曾獲得本院多次口頭表揚,并準備選為模范休養員。但該同志在后期沒有再接再厲,出現了嚴重的不安心現象。雖經再三說服,仍然固執己見,態度很是主觀。該同志回隊后,望領導上多多加強教育。

老模范念完鑒定表,笑著說:

“進步肯定是有,就是沒有堅持到底。”

“我的老天!”郭祥說,“坦白說,我這一輩子,能抓上這么一張鑒定表回來,已經很不易了!”

兩個人都朗聲大笑起來。

滿滿一盆面條湯已經端來。小姑娘也回到連部。郭祥一看,小姑娘像換了另一個人,手臉腳丫洗得干干凈凈,更顯得秀氣了。頭發也剛剛洗過,還沒有干,發出一股肥皂的香味。她的臟污的小褂和裙子已經脫去,穿著一件異常肥大的軍衣,挽著袖子,拖落到膝蓋上。她滿臉是笑,一跳一蹦地走進屋里,坐到郭祥身邊。

“剛才,那個老爺爺可太好啦!”她說,“我以后就跟著他嗎?”

老模范和郭祥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這就是我們的家嗎?”

“對!這就是我們的家!”郭祥笑著說。

“還發給我槍嗎?”

“以后打仗,我繳一把小手槍給你。”

郭祥讓小李把話翻給她。

小姑娘的臉笑得像一朵花似地,把筷子一放,說:

“叔叔,我給你們唱一支歌兒吧!”

說著,她立起來,用她那極不熟練的漢語唱著:

東方紅,太陽升,中國出了一個毛澤東……

她那細嫩的帶著奶腔的聲音,唱得老模范和郭祥的心里熱烘烘的。

飯后,郭祥站起來,要去團營報到。老模范攔住他說:

“你等一等!咱們連新來了一個同志,天天念叨你,說你們是自小的朋友,已經十多年沒見過面了。他說,你一回來,就馬上告訴他,他還給你帶著一封重要的信哩!”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