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紅色經典 > 《東方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四部 江聲 第七章 來鳳(1)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卡昂沙发官方旗舰店:《東方》 作者/編者:魏巍

第七章 來鳳(1)更新時間:2018-12-06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 大媽趕到出事地點,小契他們已經把瞎老齊打撈了來。幸而井里水淺,又救得及時,沒有釀成重大事故。那瞎老齊已是將近70的老人,雖然沒有喝多少水,但井下水寒,撈上來時,凍得渾身直打哆嗦,光張嘴說不出話。

大媽叫小契趕快把他背回家里,換上干衣服,蓋上被子暖著。呆了好半晌,瞎老齊才慢慢緩過氣來。問明情況,才知道是輪流給老齊挑水的李能不負責任,水缸里一點水也沒有了,他急著做飯,就提了一個桶磕磕絆絆地摸到井上,結果失足掉到井里去了。

大媽想起自已作為軍屬代表,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不由一陣難受;想起李能處處妨害工作,又不免氣憤。她一面吩咐金絲給瞎老齊做飯,一面又問瞎老齊說:

“老齊哥,梅花渡那閨女這幾天怎么沒來?”

“她來干哈?”瞎老齊倔聲倔氣他說,“我讓她回去了。”

“干嗎讓她回去?”

“干嗎?”瞎老齊扭扭脖子,“一個沒有過門的大閨女,就南跑北奔的,三天婆家,兩天娘家,你瞅著這個像話?”

“噯,你這個老腦筋!”大媽笑起來,“你不是有困難嘛!”

瞎老齊又把脖子一扭,愣倔倔地說:

“我自個兒克服!”

“還‘克服’呢,”小契哈哈大笑說,“你已經‘克服’到老龍王那兒去了!”

“我自個兒克服!”他重復說,還用他失明的眼睛瞪了人們一眼。

正在燒火的金絲也溫柔地微笑起來。

“老齊叔這老腦筋,可不是一天半天了,”她溫和地說,“我當姑娘那時候,他就這樣兒。有一回,他家引弟跟我們一塊兒唱歌跳舞,他在臺底下冷古丁地把煙袋鍋子一伸:‘引弟!你給我下來!什么豆豆豆、索索索的!”’“金絲,你別跟他算老賬了。”大媽笑著說,“他那老腦筋,叫我看比我們家那個老東西還強多著呢。八路才來那時候,我已經是有了兩個孩子的人啦,那老東西還死死地看著我。別說去開會,就是見你坐在門口做活兒,也不順眼,動不動就把個死眼珠子一瞪,‘你,你為啥單單坐在這兒做活兒?你瞧誰哩?’你要是還他兩句,他亮著鞋底子就打上來了。我開頭兒怕他,沒少挨他的臭鞋底子。后來,我的膽子就壯起來了,給村里報告,婦救會開會斗爭他,兒童團到門口啦啦他,這才把他斗草雞了,到底向我承認了錯誤??雌鵠湊夥飩ūだ?、老頑固,還得不斷地攻著點兒!你一松勁,他邪氣就壯起來了。你說對不對,老齊哥?”

老齊知道大媽編法兒說他,心里不同意又不好當面反駁,只好相應不理。

“老齊哥,”大媽又笑著說,“到明兒我還是把梅花渡那閨女叫過來吧!”

“不,不用。”他斬釘截鐵地說。

“總得有人做飯才行呵!”

“有米我就能下鍋。”

“看,還挺哩!”大媽笑起來,“那地也該耕了,你能瞎摸著把種兒撒到地里去呀?再說,你要出了三差兩錯,叫小堆兒在前方知道了,我們可怎么對得起他!”

瞎老齊不吭聲了。

大媽回到家,天已經黑了。整整一天,就吃了這么一頓晚飯。第二天一早,又起身往梅花渡去。

梅花渡街當間,有一口水井。一個穿著素花粗布夾襖的姑娘,正在那兒打水。大媽眼尖,老遠就瞅出那是來鳳。大媽望著她那健壯而又秀氣的背影,向她跟前笑瞇瞇地走著。走到她身邊她還沒發覺哩。人說這閨女像個假小子可真不假,只見她用扁擔鉤勾著桶鏨兒,三晃兩搖,沉甸甸溜溜平一大桶水,就像鬧玩兒似地提上來了。

“閨女,讓我喝口水行不?”大媽在她背后逗笑地問。

來鳳猛一轉身,揚著眉毛說:

“咦,是你呀大媽!你怎么來啦?”

“你不去嘛我還不來!”大媽笑著說,“閨女,這幾天你怎么不到婆家去?是不是害臊啦?”

“光明正大,這有什么可害臊的!”來鳳帶著氣說。

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

來鳳把扁?;├慘簧ㄉ弦淮粒?/p>

“我兩頭受制!那邊兒不讓我呆,這邊兒不讓我去!”

“怎么,你媽也不讓你去呀?”

“可不。”姑娘有氣地說,“有些人吃了飯沒事兒,專門瞎唧唧。什么伺候個瞎公公咧,什么圖房沒房圖地沒地咧,什么開天辟地沒見過沒出閣的閨女跑到婆家去咧,多啦。我媽耳根子軟,就不讓我去啦。……我把人家動員到前線去了,說的話不算數兒,我多對不起人哪!我將來怎么見人家呀?”

大媽把昨天瞎老齊失足落井的事,講了一遍。來鳳聽了眼角濕濕的,好半天沒有言語。接著嘩啦一聲,把扁擔勾住桶鏨兒說:

“大媽,咱們快回家去吧,你也幫我說服說服去!要是我媽不愿意,我就遠走高飛,兩個家都不要了。”

說著,她擔上兩大桶水,扁擔兒顫悠悠地,一溜煙兒走在前面,腳步又輕又快,就像沒有好多分量似的。

來鳳家住的,正是過去許家地主的三間東房。一個黃瘦的女人正盤著腿兒坐在炕上紡線??幌路拋乓患鼙謊萄鵒潛涑珊諫鈉浦薊?,機子上有織成一少半的方格花布。來鳳母女正是靠著幾畝薄地和這架織布機子支撐著這個貧農的家庭。

來鳳媽見大媽進來,顯出并不十分歡迎的樣子。只平平淡淡地說了一聲“來啦”,就照舊低著頭紡線。大媽見她心中不悅,就賠著笑臉說:

“嫂子,你也不歇一會兒,看把你累成啥模樣兒啦!”

“光歇著,吃啥哩?”

來鳳媽把紡車擰得嗡嗡直轉,頭也不抬一抬。

來鳳斜了地媽一眼,正想發作,大媽使了個眼色,一蹺腿兒坐在炕上,又笑著說:

“嫂子,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兒,你就給妹子說說。我幫補不了你別的,姐妹們說幾句貼心話兒,也能叫你心里寬綽一些。依我看,你守了大半輩子寡,可沒少作難,在梅花渡也算個苦人兒了,要不是土地改革,還不定回得來呢。現時,苦日月總算熬出來了,孩子也拉扯大了,來鳳又出落得這么好,你也該松松心,痛快痛快了。別為了值不值當的小事兒,愁壞了身子。”

紡車不轉了,來鳳媽的一滴眼淚悄然落在衣袖上。

“松心?我到哪兒找松心哪!”她神色凄傷地說,“幾十年啦,我顧前顧不了后,顧左顧不了右,顧了家里顧不了地里。她爹頭天死,第二天我就把小鳳拴在枕頭上,扛上小鋤兒耪小苗。頭回下地,不知道哪塊地是自己的,左問右問,到地里已經小晌午了。心里又惦著給孩子吃奶,一邊哭一邊耪,地壟溝可沒少喝我的淚珠子?;乩詞焙?,心里迷迷糊糊的,又走到別的村子里去了。直到天黑才到了家,孩子已經哭不出聲來,光能張著小嘴兒喘氣。這孩子跟著我可沒有享過一天福呵! ……”她拾起破襖的前襟拭拭眼淚,“如今孩子長大了,我思謀著,怎么也得讓她這輩子過個舒心日子,能找個人住到咱家,我早早晚晚也能見得著她。這下可好,一下就尋到了鳳凰堡,還沒過門,就得伺候個瞎公公!……她大媽,人都說你是個模范老婆兒,你為人做事,我樣樣兒贊成,可你干嗎給我的孩兒找個瞎公公呢?……”

“你看,你看,又是這一套!”來鳳有氣地說。

來鳳媽把手里的布縫往炕上一扔:

“我心里有話嘛,你還不讓我說!”

大媽半真半假地瞪了來鳳一眼,說:

“來鳳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。老人家有話,你就得讓她說出來。她一說出來,心里不就痛快了嗎!再說,你聽聽你媽的哪句話,不是為了你好!”

來鳳媽一聽這話,氣早消了一半,連聲說:

“你可說的!你可說的!她要懂得這個不就好了?”

說著,大媽又連忙往來鳳媽跟前湊了湊,親熱地說:

“嫂子,咱這閨女的親事,你不知道我在心里慮過多少過兒了。人都說這個瞎公公不好,其實依我看,倒是睜眼的公公好找,瞎眼的公公難尋。怎么這樣說?你瞧,這三里五鄉,誰家里有那么有出息的小子?在家里是民兵英雄,在外頭是戰斗功臣,根柢正,人才強,有膽有才,不說百不挑一吧,也是打著燈籠難找。再說她公公,眼是怎么瞎的?是為了咱們窮人瞎的。鬧土改那時候,謝家小子帶著還鄉團,來抓領導土改的干部。干部跑不及,就藏到他家的堡壘里。咱們那親家就讓還鄉團給抓住了,非讓他找出堡壘口不行。咱們那親家可不是軟骨頭,硬是梗著脖子一句話不說,氣得還鄉團要槍斃他。謝家的大小子說:‘槍斃,太便宜了,不如給他留個紀念。’就命令人抓了兩大把石灰往他的眼睛里一捂,生生地把他的眼揉搓瞎了。……嫂子,今天咱們那閨女伺候伺候他,既是應分該當,也是為咱窮人做一份好事,為在前線上的女婿盡一份心。你說咱們可有什么不樂意呢?”

來鳳媽低下頭沉了半晌,沒有言聲。好半天才說:

“我不是說,咱那閨女不該去伺候他;就是外人的話難聽呀,人都說,開天辟地也沒聽說沒過門的閨女就跑到婆家去的!”

“光聽蝲蝲蛄叫,你就別種地了!”來鳳在一邊咕嘟著嘴說。

“對呀!對呀!”大媽連忙接上說,“有些話聽得,有的話就聽不得!過去的老皇歷已經不頂用了。我就愿當個新派兒。八路才來那時候,提倡放腳,好多婦女搞不通,你要去查腳,她伸出一只叫你檢查,另外一只還纏得緊緊的。我就不這樣兒,一說放,我第一個響應,穿著襪子走得噔噔的。我還收了好多裹腳條子,給八路做了軍鞋的底子。后來反掃蕩,敵人來捉我,我跟著八路行軍,百兒八十地走,一步隊不掉。要是嫂子你這腳呀,早就當了俘虜,讓人裝上汽車運到‘滿洲國’去了。你說是當新派兒好,還是當老派兒好?”

大媽一邊說,一邊還伸出腳跟她比,弄得來鳳媽也忍不住笑起來了。

來鳳媽高興了許多,瞅著閨女說:

“老傻呵呵地站著干什么,還不趕忙給你大媽做飯去!”

大媽連連擺手說:

“不啦,不啦。我是到縣里去,商量成社的事兒,路過來看看你。你知道成社的事兒有多難哪。我想叫來鳳早點去,也有這個意思:叫她給我搭個手兒!”

大媽說著,下了炕,往門外走,一面又回過頭笑著問:

“來鳳,你什么時候去呵?”

“明兒一早就去。”來鳳說,“把鋪蓋卷兒也搬了去!”

“對,還是你那話:聽蝲蝲蛄叫你就別種地了!”

大媽一邊說,一邊向著縣城的大道,揚長走去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