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紅色經典 > 《東方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四部 江聲 第十二章 控訴書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卡昂沙发官方网站:《東方》 作者/編者:魏巍

第十二章 控訴書更新時間:2018-12-06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 第二天,郭祥和他的連隊在山坡上的小松樹林里休息待命。

郭祥參加了班里的戰斗檢討會回來,看見李風躲在一塊大石崖下,坐在背包上,低著頭,聚精會神地在寫什么。他笑著問:

“大李,又偷著給你愛人寫信了吧?”

“哪里!哪里!”大李把臉抬起來,也笑著說。

郭樣說:

“你們這些知識分子就是行。叫我三下五除二就完了,你們一提筆就沒個完,寫信還得描寫個風景兒,什幺山呀,水呀,云呀,月呀,像一部長篇小說。”

“連長,你的信不長,可是寫得勤哪!”李風笑著說,“你給小楊寫信,光我就碰到好幾次了。”

郭祥哈哈大笑,用手一指:

“瞧,你的反擊炮火比美國鬼子來得還快:今天不管怎么說,你得讓我欣賞欣賞!”

郭祥說著,就過來搶信。李風并不躲避,嘿嘿一笑。說:

“連長,你又犯主觀了!”

郭祥抓過一看,是一個黃皮硬殼的筆記本,已經在口袋里磨損了。一揭開,里面都是曲曲彎彎的外國字,還夾著一張西洋年輕女人的照片。郭祥問:

“這是誰的?”

李風說,這就是那個英國下士寫的半本筆記。昨天夜里送他們上汽車到俘虜營去,他很激動,掏出手絹,擦了擦眼淚,汽車開動后,才看到地下有這個本子,想是他掏手絹的時候失落的,送還他已經來不及了。團政委聽說,命令趕快翻譯出來……

“寫的還有點兒意思嗎?”郭祥問。

“有點兒意思。”李風說,“他們的裝備那樣好為什么打了敗仗,叫我看這是一個很好的注解。”

“好,我也看看!”

郭祥說著。接過李風的譯文,坐在松軟的草地上,點著一支英國“555”牌香煙,一面抽著,一面看起來……

(一)

我本來深信:二次大戰帶來了持久的和平。那時候,我帶著凱旋而歸的心情離開了軍隊,與可愛的麗薩結了婚。我們相信,再也不會遭受另一次大戰的不幸了。

然而,戰爭爆發了!今天我突然接到被征召入伍的通知。真是沒有想到,沒有想到……

晚上,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麗薩。麗薩哭了。她問我:朝鮮究竟在哪里?朝鮮與我們有什么關系?我無法回答她,因為這同樣也是我想不通的問題。而且特別使我憤恨的是:我的后備期只剩了一個月,也許到不了朝鮮就到期了。為什么他們一定要召回我,召回我這個已經結婚的人?

(二)

我拖著沉重的步子去報到。在那里我看到那些后備兵們,一個個臉色灰暗。沒有話,比我的心情好不了多少。

軍衣發下來了,我們誰也不理它,照舊穿著便服,又堅持穿了四天。

頭天演習,雨打濕了軍衣。第二天演習,我們又都穿上了便服,以致弄得演習不成。

(三)

一個禮拜后,舉行了一次大演習。正在射擊時,一個家伙大聲哭叫起來,在射擊場上亂跑亂鉆,只好把他送入醫院。終于以“戰爭恐怖病”而退伍。事后才知道他是裝的。他和他的妻子在街上散步,被我撞上了,他說:“你們不要譏笑我,我實在沒有別的選擇!我可以毫不慚愧地告訴你,我不愿到朝鮮去,因為我不理解為什么進行這場戰爭。”

這以后,很多人的病和傷口都“犯”了,為了不上船,盡量裝得嚴重。

這種情形,我從來沒見到過。

(四)

行前放了兩個禮拜的假,簽了份保證書:如不按時回來,就受到軍法審判。

在這期間,我到我父母的家里告別。我的奶媽哭了。我的父親喝得醺醺大醉,他拍著桌子罵道:“這是一場該死的戰爭!應該讓決定參戰的混蛋們去嘗嘗炮火的滋味!”

雖然我和我的麗薩整天呆在一起,并且去郊游了兩次,但已經沒有任何樂趣。它仿佛已經被什么人奪去了。

(五)

啟程的時間到了。

當我們到達掃桑浦敦時,有謠言說,找們不會離開英格蘭,要留下來等待朝鮮事變的發展。這種看法,像肥皂泡一般很快地破滅。船只和軍樂隊早準備好了。

我們在這個可詛咒的日子——1950年10月2日14才上船。

軍樂隊吹奏起來。通常他們總受到出國人的歡迎,可這次卻挨夠了臭罵。士兵們紛紛向他們頭上擲便士,叫他們滾開點;還向他們喝倒彩;我聽見不只一個人喊道:“如果你們這些家伙為這個感到愉快,那你就來代替我吧!”

再見吧,英格蘭!

再見吧,我們的親人!但是,我們究竟是否還能再見呢?我們十分難過地離開了我們的國家。

(六)

船沒開到海面,謠言又傳開了。說我們到第一個港口馬爾他后就回來。我們每時每刻都在等著無線電廣播——戰爭結來了!可是哪有這樣的事?我們不過是用自我欺騙來安慰自己的靈魂。

(七)

不久,又傳來相反的消息,說后備兵在緊急關頭,必須再服12 個月的額外役,仿佛在軍人宣誓書上這樣寫著??墑撬膊患塹謎庀釤蹺?就拼命找宣誓書。最后找到一份,大家似乎在這時才發覺自己從來沒有念過宣誓書,按照這個混蛋文件,可以無限制地把自己留在軍隊里。

那時我剛18歲,選舉還不到年齡;可是簽訂這個出賣我一生的法定文件時,我又是及齡了。

我的一生完了!完了!(八)

黑云沉沉,白浪滔滔。

在船上,我們唱起了第一支歌——《后備兵的悲歌》在一個寒冷的十月天,“溫得拉西帝國”號運兵船,離開了歡樂的英格蘭。

向東,向東,滿載著打仗的后備兵,他們像牲口一樣地哀鳴……

咩!咩!咩!我們是多么可憐的小后備兵!

咩!咩!咩!有人領取五星上將的薪餉,我們卻向死亡深淵飄零!飄零!

咩!咩!咩!英格蘭請聽我們的呼聲:

咩!咩!咩!

究竟為什么,為什么呵,要去參加這該死的朝鮮戰爭?(九)

在海上,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:聯合國軍突破釜山之圍,在仁川進行了兩棲登陸。謠言再度傳來,說我們只要在朝鮮逗留一個短時期,就可以回國了。

接著,像晴天霹靂一般,傳來了中國軍隊開進朝鮮援助北朝鮮人的消息。實在令人震驚,而又摸不著頭腦。幾乎我們每個人都朦朧地意識到,跟這個神秘莫測的大國打仗是非常不幸的。

(十)

1950年11月12日到達朝鮮。接著乘火車到水原,控制細壁里游擊區。

我們弄不清中國人的問題,加上無味的口糧,情緒很壞。談話的大部分集中在中國人怎樣干的問題上。有人說,中國只是為了保衛鴨綠江水電站,不會干預這場戰爭。我認為,這話是有道理的。他們的國家剛剛建立,為了另一個國家的利益,干嗎要冒那么大的風險?

(十一)

一連幾天,都是聯臺國軍向鴨綠江推進的消息。

突然,讓我們開赴前線。中國人已經真的參加了戰爭。

我們到前方時,看到美軍正川流不息的撤退。真是怪事!為什么美國佬在撤退,倒讓我們去擔任掩護?士兵們人人心里都不痛快。

排里有三個士兵開了小差??墑譴蠹宜擔?ldquo;祝他們一路平安!假若我不為老婆孩子著想,我也早跟著他們溜了。”

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對逃亡者給予寬恕。

(十二)

在一座廢墟上,找看見一個朝鮮少女,她的眼光一碰上我,手里的鍋突然掉在地上,摔破了,接著像野馬般地逃去。

活見鬼!她是發瘋了還是有什么毛病?在這里看到的任何女人都會以為我要去強奸她。難道她不知道我是來這里?;に塹拿?為什么他們不感謝我們從紅色的威脅下把他們拯救山來?

(十三)

我漸漸明白了……

在撤退中,我們看到田野里的谷物、柴草和朝鮮人的房子,都被美國人點著了火。

這些美國佬見東西就搶劫,強奸更是常見的事,英國軍隊不知羞恥地也在這樣干,這就是這個戰爭的真實情況!難怪,這里的女人看到我們都感到害怕。

(十四)在掩護美國人撤退中,我們祈禱著,希望中國任和朝鮮人不要來得太快。

深夜,我們在大山上擔任警戒。我低下頭來,一次又一次地向上帝禱告:

主呵,和我同在吧,你看這夜色沉沉,寒意襲人,我的勇氣的小火花已經暗淡,干百別讓中國人來襲擊我們!

生活的情調雖己改變,我要生活,我并不是懦夫,但我難以和我的親人分離,主啊,讓我的心志牢固……

(十五)向南撒退了三百英里,到了漢城。

在這些天里,“打背包”已成為后退中一句流行的話。連土耳其、泰國兵都學會了這句英語。只要班長一說“打背包”,就立刻拿腿就跑。

這天我想到酒吧間里痛飲幾杯,一看里面擠滿了上級軍官,我就惡作劇地高喊了一聲“打背包”,不料倒害了自己,因為連軍官和酒吧間的伙計部驚走一空。

(十六)

我們在漢城北挖工事,同時準備逃生的路。

就在這時,我們收到了國內寄來的報紙。報上說我們都很想到朝鮮打仗?;顧滴頤墻補庋幕埃?ldquo;假若到朝鮮去得太晚,趕不上尋開心,我們會很難過。”這些混蛋話立刻引起了騷動。如果那些記者在場,一定會被打得鼻青臉腫,叫他們干不成報道工作。

(十七)12月末,總部說:“不會再退了,這對士氣是有害的!”

真他媽的見鬼!戰爭是美國人挑起來的。我們是英國人,正相反,我認為只有撤退才對士氣是有益的!(十八)

1951年1月1日,我們守在脫離補給線的一個山地,大家管它叫做“死谷”。夜17時突然接到命令:向水原撤退。多么叫人興奮,這一下就可以撤退40到50英里了!一個伙伴說:“撤得越遠越好,趕快離開這座死谷吧!”我說:“最好還是離開朝鮮,因為整個朝鮮都是一座死谷。”

(十九)

到水原后,計劃又改變,決定進攻。指揮官知道士氣很壞,集合全旅講話。他問:“你們要不要回家呀?”

人家齊聲叫答:“要回家。”他接著說:“既然這樣,那么你們就必須先向北去,然后才能回家。”

真沒想到,這個私生子竟說出這樣的話!(二十)

在向漢江前進中,有兩枚小小的迫擊炮彈落在我們中間,傷了五個人。要在二次大戰中,沒有人會去注意這樣的事,這一次卻造成兩個士兵的逃跑。

(二十一)

我們參加了連攻擊戰斗。我心里空落落的,確實就像缺少一件東西似的。中國人的一挺機槍,竟壓得我們兩個班不敢移動一下。昔日的戰斗意志到哪里去了?土兵們對戰爭已經沒有了胃口。

另一個排也是這樣。他們攻擊,并不是一直線地前進,而是每個人都想躲在最后,他們的班長是我的好朋友,我看見幾乎只有他一人在作戰,我就喊起來:“你們如果不爬起來幫助他,我要打死你們這些賊種!”但是我們排何嘗不是這樣!(二十二)

中國人撤回到三八線以北。

兩天后,我們接受了埋伏巡邏,排長問誰愿去,全排29個人,只有一個年輕的正規兵報名。從此以后就只好派公差了。

(二十三)

倒霉透了!我們又回到三八線上的那座“死谷”里。

我在胡思亂想:假若我還能回到家里,我一定到狄望痛痛快快地過一個假日。我計劃這次假日,將在我回到家鄉一兩個禮拜之后舉行,參加的人將有格林夫婦、比爾貝夫婦、麗薩和我自己。

杰克、肯,還有他們的妻子,將在我們出發前一天到達倫敦。我租好汽車去迎接他們。

那天晚上,我們將見到麥菲和他的新娘子,一同出去游玩。

我們離開我住的地方,到什么地方去過夜,第二天早上繼續向狄望前進,到艾克斯特用茶……

(二十四)

連日來,傳說中國軍隊增加了。果然今天向我們開始了大舉進攻。

美國佬部署在我們后面遠遠的地方,這些討厭的家伙,是否又讓我們英國人擔任掩護?

不知怎的,這一次我老是擺脫不掉一種不幸的預感。昨天夜里,我做了個噩夢,一群中國兵在猛烈地追擊我,我拼命地跑著,跑著,忽然腳下出現了黑森森的深不見底的懸崖。……

這是否是上帝給我的啟示呢?

郭祥一口氣讀完譯文,又點起一支英國“555”牌香煙,深有所感地說:

“可見士兵不愿意打,就是武器再好也沒有用。我看這個矛盾他們不好克服。”

他把譯文送還李風,又問:

“下面還有嗎'”

“沒有了。”李風說,“下面他只好到俘虜營再寫了。”

郭祥笑著說:

“叫我看,他們旅長那句話倒沒說錯:‘你們只有先向北去,然后才能回家’,他以后倒是可以見到他的麗薩了。”

“不過,他得要首先感謝我們。”李風也笑著說。

這時,營里的通訊員跑來,要郭祥和老模范趕快到團部開會,準備接受新的戰斗任務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