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世界名著 > 《母親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上卷 第2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卡昂家具怎么样:《母親》 作者/編者:高爾基

第2章更新時間:2015-07-11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  鉗工米哈依爾·符拉索夫,也是如此生活著,他是個毛發濃重、臉色陰沉、眼睛細小的人;當他那雙眼睛躲在濃眉底下看人的時候,常常帶著猜疑的不懷好意的冷笑。他在工廠里技術數一數二,是工人區第一個在力士。他對上司態度粗暴,所以得到的工錢很少。每逢休息的日子,他總要打人。大家都不喜歡他,也怕他。時不時的,大家伙想要揍他,可總是不成。符拉索夫看見有人前來找茬的時候,他便攥上石頭、木板或者鐵片,寬寬地叉開兩腿,毫不出聲地等著來犯之敵。他那張從眼到脖子全長滿黑胡須的嘴臉和毛乎乎的雙手,使大家伙感到可怕。尤其是他的眼睛,使人望而生畏——細小而且尖銳的眼睛,好像鋼錐一般地刺人,凡是碰到他目光的人們,都會感到他那般無所畏懼、毫不留情的獸野般的勁頭兒。

  “給我滾開!孬種!”他低聲怒罵。從他滿臉的毛須里面,露出又大又黃的牙齒。本想著要揍他的人們便怯生生地回罵著走開了。

  “孬種!”他在他們的背后罵著。他的雙眼中露出鋼錐一般銳利的冷笑。他挑釁似的伸直了脖子仰起了頭,跟在他們后面叫道:

  “來!想死就滾過來!”

  誰也不想死。

  他的話不多,“孬種”是他喜歡常用的字眼。他用這倆字呼喊廠主、警察,也用來叫喚老婆。

  “呔!孬種!看不見?——褲了破了!”

  當他的兒子巴威爾十四歲時,符拉索夫有一回想抓住兒子的頭發把他拖出去,但是他的兒子卻拿起一把很重的鐵錘,斬釘截鐵地說:

  “別動手!”

  “什么?”父親一邊說,一邊逼近瘦高個兒的兒子,就像陰影漸漸稱向白樺樹一樣。

  “受夠了!”巴威爾說,“我再也不受了……”

  他舉起了鐵錘。

  “好吧!……”

  他重重地吐了口氣,補充說:

  “唉,你這個孬種!……

  這事發生不久,他就和妻子說:

  “以后甭再朝我要錢了!巴什卡能養活你了……”

  “那么,你就把錢都喝光?”她大膽地質問。

  “用不著你管,孬種!我去睡婊子!……”

  他并沒有去睡什么婊子,然而從此直到他死,幾乎兩年光景,他再也沒有去管教兒子,也沒向他開口。

  他養著一條和他自個一樣高大而多毛的狗。每天進廠的時候,那條狗總要送他到工廠門口,到傍晚時,再到工廠門口去等他回來。每到休息日,符拉索夫就到酒館里去。他一聲不響地走著,好像是在那找人似的,用眼光掃尋著別人的臉。那條狗拖著長毛大尾巴,一天到晚地跟在他身后。喝醉了之后就回家,他坐下來吃晚飯,就用自己的飯碗喂狗,但從來也不撫弄它。晚飯后,一旦老婆不及時過來收拾碗碟,他就會把盤盞摔在地上,把酒瓶擺在自己面前,背告著墻,張大嘴巴,閉上眼睛,用令人憂心忡忡的聲音哼唱。那凄慘難聽的歌聲,在他唇髭間打轉,震下了粘在那上面的面包屑,他用粗大的手指捋著唇髭和胡須——自顧自地哼個不停。那歌詞別人聽不懂,字音拉得倒挺長,調門兒叫人聯想起了冬天的狼嚎。就這樣一直唱到酒瓶喝空為止,他橫轉身子癱倒在長凳子上,或者把頭埋在桌子上,直至昏睡到汽笛拉響的時候。

  那條狗也躺在他身邊。

  他是得疝氣病死的。在臨死前的五天,他全身發黑,雙眼緊閉,咬住牙齒,在床上亂滾,時而對老婆說:

  “給我拿點耗子藥來,把我毒死算了……”

  醫生告訴他要用粥治療,而且說病人必須接受手術,當日就得把他送進醫院。

  “滾你媽的——我自己會死!……孬種!”米哈依爾聲音喑啞地罵著。

  醫生走后,他老婆流著淚勸他施行手術,但他卻捏起拳頭唬她,叫道:

  “我好了——對你沒好處!”

  “早上,正當汽笛叫喚著人們上工的時刻,他死了。他張著大嘴巴,躺進棺材,而眉毛卻怒氣沖沖地緊鎖著。

  他的老婆、兒子、狗,以及被工廠開除了的做賊的老酒鬼達尼拉·維索夫希訶夫,和幾個工人區的乞丐,參加了他的葬禮。他的老婆低聲地哭了不大一會兒。巴威爾沒有哭。在路上碰著棺材的人們,都停住腳畫著十字,相互地談論著:

  “從此彼拉蓋雅可以安心啦,那個人死了……”

  有些人更正似的說:

  “不是死了,是公斃了……”

  棺材埋了之后,人們就都走開了。但是,那條狗卻還留在那兒,它坐在新掘起的泥土上面,默不作聲地嗅了許久。又過了幾天,那條狗不知被誰打死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