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世界名著 > 《母親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上卷 第10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莆田卡昂女鞋:《母親》 作者/編者:高爾基

第10章更新時間:2015-07-11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  就在這個不安之夜之后,差不多又過了一個月的光景,他們終于來了。

  尼古拉·維索夫希訶夫也在巴威爾家里,他們和安德烈三個,正在談論自己的報紙的在關事情。時間已快到半夜了。母親已經睡在床上,正以似睡非睡的當口兒,她聽見了憂慮的、很輕的聲音。這時安德烈很小心地走過廚房,輕輕地帶好了門。在門洞里響起了鐵桶的聲響,門突然敞開了——霍霍爾一步邁進廚房,高聲關照:

  “有馬刺的聲音!”

  母親用抖動的手抓住衣服,從床上一躍而起,但是巴威爾從那邊走進來靜靜地說:

  請睡著吧,——你是有病的人!”

  從門洞里,可以聽見摸索的聲音。

  巴威爾走近門邊,用一只手推了推門問道:

  “是誰?”

  從門口立時走進了一個高大的灰色身影,跟著又走進了一個,兩憲兵把巴威爾逼著往后退,然后站在他的兩旁,他只聽見一聲響亮而嘲弄的話語。

  “不是你們正等著的人吧?”

  說這話的是一個長著幾根黑胡子的瘦高個子軍官。

  在母親床邊,來了本區的警察范加金,一只手舉到帽檐上,另一只手指著母親的臉,裝出畢恭畢敬的眼色說:“這是他的母親,大??!”接著向巴威爾揚揚手,補充說:

  “這是他本人!”

  “你是巴威爾·符拉索夫嗎?”軍官瞇著眼睛問。等巴威爾默許點頭之后,他捻著唇髭說:

  “我現在要搜查你的屋子。老婆子,站起來!那里是誰?”

  他探頭看看屋里,驀然向房門邁進一步。

  “你們姓什么?他喊道。

  從門洞里走出兩見證人——上了年紀的鑄工特維里亞科夫和他的房客,火夫雷賓,——一個魁梧而墨黑的農民。低沉地大聲說:

  “你好,尼洛夫娜!”

  她穿了衣服,為了給自己壯壯膽兒,低低地說:

  “這像什么話?深更半夜地跑來,——人家都睡了,他們來折騰!……”

  屋子顯得狹小起來,不知怎的,屋子里面充滿了皮鞋油的氣味。兩個憲兵和本區的敬官雷斯金,踏著很重的腳步,從擱板上把書搬下來,將它們擺在軍客面前的桌子上。另外兩個人攥著拳狀敲打墻壁,還朝椅子下面探望,一個笨拙地爬在了暖爐上。——霍霍爾和維索夫希訶夫緊緊地挨著站在角落里,尼古拉的麻臉上面,蓋上一怪紅色的斑點。他那雙小小的灰色眼睛,不斷地注視著軍官?;艋舳磣拋約旱暮?,看見母親進來,帶著微笑,親切地對她點點頭。

  她盡力壓住自己內心的恐懼,不像平常那樣側著身子走路,而是胸脯向前傾著朝直走。——這使得她的身形增加了一種滑稽的、似乎裝出來的威嚴。她的腳步放得很重,但是眉毛還在那里顫抖……

  軍官用他那又白又長的細手指,飛快地抓起書籍,翻了幾頁,抖了一抖,于是巧妙地運用著他的手把它擲到一邊。書籍往往軟綿綿地滑落在地板上。大家都默不作聲,可以聽見滿身是汗的憲兵沉重的喘息,馬刺鏘鏘地響,有時發出低低的問話。

  “這里查過了嗎?”

  母親和巴威爾并排站在墻壁旁邊,她學著兒子的姿式,也把雙手交叉在胸前,也盯著軍官。她膝部以下都在發抖,干燥的云霧遮住了她的眼睛。

  沉默之中,突然發出尼古拉震耳欲聾般的喊聲:

  “干嗎要把書扔在地上?!”

  母親打了個激靈。特維里亞科夫好像被人打了一下后腦勺,腦袋晃蕩了一晃。雷賓吭嗆地咳出了一聲,專心致志地盯著尼古拉。

  軍官瞇著眼睛,像鋼針一樣地朝那張一動也不動的麻臉上刺了一眼。他的手指更加飛快地翻著書頁。他總是好像不堪疼痛一般地張開他那雙灰色的眼睛,似乎是對他那疼痛喊出無力的憎恨的大聲吼叫。

  “兵士!”維索夫希訶夫又說,“給我揀起書來……”

  所有的賓兵都向他轉過身來,又轉臉望望軍官。軍官由又抬起頭來,用窮追的目興掃視著巴古拉那粗壯的身體,拉著長長的鼻腔說:

  “哼……拾起來……”

  一個憲兵彎下身子,斜著眼睛瞅著尼古拉,把散亂了的書籍拾了起來。

  “叫尼古拉別出聲了!”母親低聲對巴威爾說。

  他聳了聳肩膀?;艋舳瓜鋁送?。

  “這本圣經是誰讀的?”

  “我!”巴威爾說。

  “這些書都是誰的?”

  “我的!”巴威爾回答。

  “哼!”軍官往椅背上一靠,說首。他把細長的手指攥得發出脆響,把兩腳伸在桌子底下,一面捋著胡子,一邊向尼古拉問:

  “你就是安德烈·那霍德卡嗎?”

  “是我。”尼古拉走上前去回答?;艋舳斐鍪擲醋プ∷募綈?,把他推到后面。

  “不是他!我是安德烈!……”

  軍官舉起手來,用他的細指頭嚇唬維索夫希訶夫說:

  “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!”

  他開始翻弄自己的文件。

  明凈的月亮,用它沒有靈魂的眼睛,遠遠地望著窗子里面。有人在窗外慢慢地走過,響起了踏雪的腳步聲。

  “那霍德卡,你受過政治犯罪的審問嗎?”軍官問。

  在羅斯托夫受過,……,但是那是地方的憲兵是用尊稱‘您’稱唿我的……”

  軍官眨著右眼,用手擦察它,于是露出了細小的牙齒,說道:

  “那霍德卡,您,問的正是您,可知道在工廠里散發違禁傳單的下流東西是誰嗎?”

  霍霍爾身子搖晃一下,滿臉笑容想要說些什么,可是——

  這時候又聽見尼古拉的那種焦的聲音:

  “我們現在才第一次看見這種下流的東西……”

  忽然就沉默下來,每個人都這時緘口不語。

  母親臉上的傷疤發白,右邊的眉毛吊著。雷賓的黑色胡須奇怪地抖動起來;他垂下眼睛,用手指慢慢整理胡須。

  “把這個畜生帶走!”軍官命令道。

  兩個憲兵抓了尼古拉的肩膀,兇暴地把他往廚房里拖。他用力把兩腳撐在地板上不動,高聲叫喊道:

  “等一等……我要穿衣服!”

  敬官從院子里過來,向軍官說:

  “一切都看過了,什么都沒有……

  哼,自然嘍!”軍官帶著苦笑地譏嘲道。“有一位老手在這里呀……”

  母親聽見了他的那種脆弱而顫動的破鑼似的聲音,恐怖地盯著老黃色的臉,她從這個人身上感覺出,他就是對百姓滿懷貴族老爺式的侮辱的、毫無同情心的敵人。她因為不常碰見這種人物,所以幾科記憶了世界上還有這種人。

  “啊,原來就是驚動了這些人!”母親暗自琢磨。

  “私生子,安德烈·奧尼西莫夫·那霍德卡先生!現在要逮捕您!”

  “為什么?”霍霍爾格外鎮靜地問。

  “等以后跟你說吧!”軍官用一種惡決心的禮貌回答,又扭過身來向符拉索娃問首:“你識字嗎?”

  “不識字!”巴威爾回答。

  “我不是問你!”軍官嚴厲地說,又接著問道”:“老婆子,回答!”

  母親對這個人油然而生厭惡,忽地,像是跳到了冰水里面,渾身直打冷戰,她挺直了身子,他的傷疤變成了紫色,眉毛垂得很冷。

  “別喊得這么響!”她對他伸直手,說道。“你還年輕,沒吃過什么苦……”

  “媽,冷靜點!”巴威爾阻止她。

  “等等,巴威爾!”母親向桌子那走去,邊走邊喊,“你為什么要抓人?”

  “這與你無關,——住口!”軍官站起來吼了一聲。

  “把逮捕的維索夫希訶夫帶過來!”

  軍官拿起一張什么文件,湊到眼前,開始誦讀。

  尼古拉衩帶過來了。

  “脫帽!”軍官停止了誦讀,大聲呵責。

  雷賓走到符拉索娃身邊,碰碰她的肩膀,低聲安慰說:

  “別著急,老媽媽……”

  “他們抓著的我,我怎么脫帽?”尼古拉嗓門很高,壓過了誦罪狀記錄的聲音。

  軍官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扔。

  “在這上簽字!”

  母親看到他們在記錄上簽字,她的激奮消失了,心沉甸甸的,眼睛里涌出屈辱和無力的淚水。在二十年的婚后的日子里,她沒有一天不流著這種眼淚,但最近幾年,她好像已經忘卻了這種眼淚的辛酸滋味。

  軍官她瞪著眼,嫌棄地皺起滿臉的皺紋,挖苦道:“老太太!您哭得太早了!當心您以后眼淚怕是不夠呢?”

  她又氣恨起來,沖著他搶白道:

  “做母親的眼淚是不會不夠的,決不會不夠!要是您也有母親,——那她一定知道,一定知道!”

  軍官很快地把文件放進一個簇新、帶有一個很亮的鎖鈕的皮包里。

  “開步走!”他發出了口令。

  “再見,安德烈!再見,尼古拉!巴威爾和朋友們握著手,溫和地低聲道別。

  “這真是再見呢!”軍官嘲笑著重復了一遍。

  維索夫希訶夫沉重地哼了一聲,他的粗脖子漲得通紅,眼里閃動著仇恨的火花?;艋舳芴谷壞匭ψ?,一邊點頭一邊和母親說了句什么話,于是母親畫著十字,也開口說:

  “上帝是照顧好人的……”

  穿灰色軍大衣的人們走到門洞里,發出馬刺的響聲,然后就都消失了。雷賓最后一個走出去,他用那雙很專注的黑眼朝巴威爾望了望,若有所思地說道:

  “那第,再見吧!”

  他不停地從胡須間發出咳嗽聲,從從容容地走了出去。、巴威爾反背著兩手,邁過地上零亂的書籍和衣物,慢慢地在房間里踱步。過了一會,他陰郁地說道:

  “你看見了吧,——這弄成什么樣子?……”

  母親望著翻得亂七八糟的房間,憂愁地說:

  “為什么尼古拉要對那個家伙發脾氣呢?……”

  “大概是因為嚇壞了。”巴威爾靜靜地回答。

  “來了,抓了人,帶走了,”母親攤開兩只手喃喃地說著。

  因為自己的兒子沒有被帶走,所以她的心跳平息下來,但是腦子老停留在剛發生的事實上面,卻又不能理解這事實。

  “那個黃臉兒的家伙,專會嘲笑、恐嚇……”

  “媽,好了!”巴威爾忽然果敢地說。“來,咱信把東西都收拾起來吧。”

  他稱唿她?“媽”和“你”,平時只有當他站在母親身旁的時候才這樣叫。她走近他的身邊,瞧了瞧他的臉,小聲地問:

  “你在生氣嗎?”

  “是的!”他回答。“這樣太難堪了,不如和他們一起被逮捕的好……”

  她覺得兒子的眼眶里滿是淚水,她模煳煳地感受到他的那種苦痛,于是,想要安慰他似的嘆了口氣說:

  “等一等,你也會被抓了去的!……”

  “那是肯定的!”他應著。

  沉默了一會兒之后,母親愁悶地說:

  “巴沙!你的心真硬!哪怕有時安慰我一下也好!不僅不安慰,我說了可怕的話,你還要說得更可怕一點。”

  他瞅了瞅母親,走近她的身邊,輕輕地說:

  “媽,我不會嘛,你非得得習慣起來不可。”

  她嘆了口氣,沉默了片刻,抑制著恐懼的顫抖,說道:

  “他們大概要被拷問吧?會不會打傷身體,敲斷骨頭?我一想起這些,真覺得可怕,巴沙……”

  “他們的靈魂會被撕破的……當靈魂被骯胖的手爪撕破的時候,那比撕破皮肉更痛苦呢……”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