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世界名著 > 《母親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下卷 第20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法国卡昂大学学费:《母親》 作者/編者:高爾基

第20章更新時間:2015-07-11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  很響的敲門聲驚醒了母親。

  母親睜開眼睛側身細聽,有人正在很有耐心地持續不斷地敲著廚房的門。

  這時候,天還很暗,周圍寂靜無聲,由于這種無聲,便使得這種執拗敲門聲很容易引起室內人的驚慌。

  母親匆匆地穿上了衣服,快步走到廚房里,站在門口問道:

  “是誰?”

  “是我!”一個陌生人的聲音回答。

  “誰?”

  “請開門吧!”門外人用極其誠懇的語氣低聲請求。

  母親撥開了門鎖,用膝頭推開了門,——進來的是伊格納季。

  他很高興地說:

  “哦,沒有敲錯門兒!”

  他的身上很多泥點子,臉色有點發灰,眼睛凹陷了進去,只有卷曲的頭發還是很有神氣地從帽子底下向四面鉆出來。

  “我們那兒出事兒了!”他反手關上門,小聲說。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

  這話叫小伙子非常吃驚。他眨巴著眼睛問道:

  “您從哪時知道的?”

  母親簡單地、快速地對他講了一遍她看見的情景。

  “那兩個也被抓去了嗎?就是和你在一起的那兩個?”

  “他們不在家,他們去報到了——他倆是新兵!連米哈依洛伯父算在里面,共抓去五個……”

  他用鼻子吸了口氣,面帶笑意地說:

  “剩下了我。他們一定在查我。”

  “那么你怎樣能逃掉呢?”母親問。

  這時通往房間的門輕輕地開了一條縫。

  “我?”伊格納季在凳子上坐了下來,四周看了看,說道。

  “在他們還沒來之前,看林子的跑來敲著窗子說:‘小心吧,有人到你們這來了……’”

  他輕輕地笑了一下,然后用外套的衣襟擦了擦臉,繼續說:

  “唔,可是米哈依洛伯父很鎮靜,他立刻對我說:‘伊格納季,快到城里去吧!那上了年紀的女人,你還記得嗎?’他親手替我寫了一個字條。‘吶,拿上走吧!……’我躲在樹叢里爬在那一動不動,后來就聽到他們來了!人數特別多,老遠就能聽到他們的動靜,這些魔鬼!工廠被圍住了。我就躺在樹叢里,——他們剛好從我身邊走了過去!于是,我馬上站起來,拔腿就跑!這不嘛,一口氣整整走了一天兩夜。”

  他似乎很得意,褐色的眼睛里充滿勝利的喜悅,厚厚的嘴唇激動地顫動著。

  “我馬上給你弄茶喝!”母親立時拿了茶爐,匆匆地說。

  “我把字條交給您……”

  他唿力地抬起一條腿來,皺著眉頭,渾身都疲憊不堪,唿哧唿哧地把腿放在凳子上。

  這時尼古拉出現在門口。

  “同志!您好!”他瞇著眼睛說。“我來幫你!”

  他俯下身子動手替他解泥乎乎的綁腿。

  “啊……”小伙子把腿動了幾下,低聲應著。他的眼睛朝母親驚奇地眨著。

  而母親并沒有注意他的目光,關切地對他說:

  “腳得用窩特加擦一下……”

  “對!”尼古拉附和。

  伊格納季不好意思地用鼻子嗤了一聲。

  尼古拉找到了字條,飛快地打開來,把這張灰色的揉皺了的紙條拿到眼前,讀道:

  母親,不要放棄工作,請你對那位很高的夫人說,請她不要忘記,關于我們的工作多寫些東西!再見了!雷賓。

  尼古拉慢慢地垂下拿著字條的手,又低又緩地說:

  “這真是了不起!……”

  伊格納季望著他們,悄悄地動了泥臟了腳趾;母親扭轉淚濕了的臉,端看一盆水走到小伙子面前,自己先在地板上坐下來,然后伸手來拿他的腳,——而他卻急忙把腳縮到凳子底下,吃驚般地問: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快把腳伸過來!”

  “我去拿火酒來。”尼古拉說。

  小伙子一聽更是朝里縮腳,嘴里還含含煳煳地說:

  “您怎么……也不是在醫院里……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于是,母親動手替他解開另一只腳上的綁腿帶兒。

  伊格納季用鼻子很響了嗅了一下,很不自在地搖著頭,滑稽地張開了嘴巴,低著頭看著母親。

  “你知道嗎?”她聲音地抖地說,“米哈依洛·伊凡諾維奇挨了打……”

  “是嗎?”小伙子害怕地低聲說。

  “可不是嗎?他被帶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打得很厲害了,到了尼柯爾斯柯耶村,又讓警官打了一頓,警察局長打了他的臉,后來還用腳狠狠地踢他……弄得滿身是血!”

  “這一套他們是拿手的!”小伙子皺著眉頭說。同時,他的肩膀跟著戰栗了一下。“所以我怕他們就像怕吃人的惡魔似的!鄉村里的人也打他了?”

  “有一個人打了,是奉了局長的命令,可是別人誰也不動手,還有人說,不能打人……唉!”

  “嗯,——鄉下人也漸漸地明白了,什么人該站在哪一面和為什么站在這一面。”

  “那邊也有明理的人……”

  “什么地方沒有?逼得沒路可走了!這種人什么地方都有,——可是不容易找到呀,對不對?”

  尼古拉拿著一瓶火酒進來,他在茶爐里加上炭,然后又悄悄地走了出去。

  伊格納季用好奇的眼光望著他的背影,悄悄地問母親:

  “這位老爺是醫生嗎?”

  “在這種工作里是沒有老爺先生的,大家都是同志……”

  “我覺得很奇怪!”伊格納季半信半疑地微笑著說。

  “你奇怪什么?”

  “就是這個。一種人,要打人的耳光;一種人,肯替人家洗腳,那么在這兩種人的中間是什么呢?”

  那扇通往房間的門打開的,尼古拉站在門口說:

  “在中間的是舔打人者的手、吸被打者的血的家伙,——

  那就是中間的!”

  伊格納季恭敬地對他望了望,又沉默了片刻,然后開口說:

  “大概就是這樣吧!”

  小伙子站起身來,著實而大膽地把腳踏在地板上,試著走了幾步,嘴里說:

  “好像換了一雙腳!謝謝你們……”

  后來他們一起坐在餐室里喝茶,伊格納季有力地說:

  “我從前送過報紙,我很能走。”

  “看報的人多嗎?”尼古拉問。

  “識字的人都看,連有錢的人也看,他們當然不看我們的。……他們很清楚,農民們是要用他們的血來沖洗掉地上的地主和富人的,他們要自己來分得土地,——他們要分得使以后永遠不再有主人和雇工——還不是這樣嗎!要不是為了這個,那么他們為什么要打架呢?對不對?”

  他說著說著甚至生起氣來,懷疑地、詢問似地望著尼古拉的臉。

  尼古拉只是一聲不響地笑著。

  “如果今天大家都起來斗爭,——并且戰勝了,可是明天又有了窮人和富人,——那又何必呢?我們心里很明白,——財富就像河里的砂一樣,不會靜止地停在那里,一定會向各處流去的!不,要真是這樣,那又何必呢!對不對?”

  “可是你不要生氣呀!”母親開玩笑似的說他。

  尼古拉若有所思地說:

  “你有什么法子可以把關于雷賓被捕的傳單盡快送到那邊去呢?”

  伊格納季豎起了耳朵聽著。

  “有傳單嗎?”他問。

  “有。”

  “給我,我去送!”小伙子搓著手,自告奮勇。

  母親并不瞅他,只是輕輕地笑了起來。

  “你不是說過已經很累,而且又害怕的嗎????”

  伊格納季用他的大手掌撫著他的卷發,一本正經地說:

  “怕是怕,工作是工作!您為什么要笑呢?噯?您這個人呀!”

  “噯,我的孩子!”母親被他的話惹得高興起來,情不自禁地喊道。

  原本鎮靜的小伙子,一下子被弄得很尷尬,干笑著。

  “你看,又成了孩子了!”

  尼古拉善意地說:

  “您不能再到那邊去……”

  “為什么?那么我到哪里去呢?”伊格納季很擔心地問。

  “有人代您去,您只要詳詳細細地講給那個人聽,應該做什么和應該怎么做,——好不好???”

  “好吧!”伊格納季不情愿地答應。

  “我們給你弄一張相當的護照,給你找個看森林的工作。”

  小伙子聽了馬上抬起頭來,擔心地朝他問道:

  “假如鄉下人來砍柴,或是有什么別的事……那我怎么辦?逮住他們?綁上?這事兒,我做不來……”

  母親和尼古拉不約而同地笑了。

  這下倒使伊格納季局促不安了,而他心中有些難受。

  “您盡管放心!”尼古拉安慰他說。“保管您不必把他們逮住綁上!”

  “那么也好!”伊格納季說,他算是放下心來,愉快地微笑了。“我最好能進工廠,聽說,那里的人都很聰明……”

  母親站起身來,沉思地望著窗口,感慨地說:

  “唉,這就是生活!一天哭五次,笑五次!好了,伊格納季,完了吧?你去睡吧,你別想別的事兒了!”

  “我不想睡……”

  “去睡吧,去吧……”

  “你們這兒的規矩很兇!那好,我就去睡了……謝謝你們給我喝了茶,還有糖,又待我這么好……”

  他在母親的床上躺下,用手指梳攏著頭發,含煳不清地說:

  “從此以后,這兒要有柏油的臭味了!這完全用不著……我一點都不想睡。……他關于中間的人說得那話真好……那些魔鬼……我……”

  說著說著,他就發出了重重的鼾聲。只見他高高地抬著眉毛、半張著嘴巴,安安穩穩地睡著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