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卡昂雪地靴官网 > 世界名著 > 《母親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下卷 第21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英雄连解放卡昂视频:《母親》 作者/編者:高爾基

第21章更新時間:2015-07-11

卡昂雪地靴官网 www.oxigmz.com.cn   傍晚。

  地下室的一個小房間時。

  伊格納季坐在維索夫希訶夫的對面。他皺著眉頭,壓低了嗓音說:

  “在當中的窗上敲四下……”

  “四下?”尼古拉仔細地問著。

  “先敲三下,像這樣!”

  他彎著手指,嘴里一面數著數,一面在桌上敲。

  “一,二,三。過一會兒,再敲一下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“有一個紅頭發的農民出來開門,問你是不是要請產婆……你對他說是的,是工廠老板派我來的!這樣,什么都不用講,就明白了!記住了吧。”

  他兩面對面地坐著,腦袋湊在了一起。兩個人的體格都很結實、強健。他們壓低著聲音說著。母親把手交叉在胸口處,站在桌子前面望著他們倆。當她聽到他們的一切秘密的記號、約定了回答,心里忍不住暗自好笑地評價他們:

  “畢竟都還是孩子……”

  壁燈照著堆在地上的舊水桶和洋鐵的碎片片。滿屋子里彌漫著鐵銹和油漆的臭氣以及潮濕發霉的味兒。

  伊格納季穿著一件毛茸茸的料子制作的很厚的秋大衣,他很喜歡這件衣服。母親看見,他愛惜地撫摸著衣袖,使勁扭著那結實的脖子上下左右的打量著自己。

  見此情景,母親心里仿佛有一樣柔軟的東西在跳著:

  “孩子!我親愛的……”

  “就是這樣!”伊格納季站起身來說。“記住嘍——先到摩拉托夫那里,問老頭子……”

  “記住了!”維索夫希訶夫堅定地回答著他。

  可是,伊格納季顯然還有點不相信他,所以重新將那敲門的暗號、該說的話和記號重復了一遍,最后終于伸出手來說:

  “代我問候他們!他們都是好人——見面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
  他用滿意的目光看了看自己,雙手又摸了摸了大衣,對母親說:

  “可以走了?”

  “路認識嗎?”

  “唔,認識的。……再見,同志們!……”

  他聳起肩膀,挺出胸脯,歪戴著新帽子,很神氣地把雙手插進衣袋里,走了出去。只見他那亞麻色的卷發在他兩面的太陽穴上不停地抖動著。

  “好啦,現在我也有工作了!”維索夫希訶夫親熱地走近母親,高興地說。“我正在閑得發慌呢……為什么要從牢里逃出來呢?現在只好一天到晚地四處躲著。要是在監牢里倒還能念書,巴威爾逼著大家用功——那是有趣的呀!喂,尼洛夫娜,越獄的事情是怎么商量決定的?”

  “我不知道!”母親說了,不自覺地嘆了口氣。

  尼古拉把他那粗大的手放在母親的肩頭,把臉挨近她,悄悄地說:

  “你去對他們說,他們或許會聽你的話,這是很容易的!你自己去看一看也能知道,這兒監獄的圍墻,旁邊有一盞煤氣燈。對面是塊荒地,左邊是墓場,右邊是大街。白天有一個管煤氣燈的人來擦燈??殼郊芰頌葑?,爬上去,在墻頭掛兩個掛繩梯的鉤子,把梯子放進監獄的院子,——就可以開步了!只要跟墻里面約定時間,叫里面的刑事犯人吵鬧一下,或者我們自己吵也可以,這時候要走的人就可以爬過梯子,翻過墻頭,一,二,就行了!”

  他在母親面前連比劃帶說地托出了自己的計劃。聽起來,他的計劃非常簡單、明白而又巧妙。

  從前,母親知道他是一個遲鈍粗笨的人。從前,尼古拉的眼睛里總是含著陰郁的憎惡和不信任來看待一切,可是現在他的眼睛好像重新被打開了改造了,放出了均勻的、溫暖的光輝,說服著母親,讓她感動不已……

  “你想想看,這要在白天干!……一定要在白天干。因為誰都不會想到,犯人敢在青天白日之下,敢在眾目睽睽之中逃走……”

  “他們要開槍的!”母親顫抖了一下提出問題。

  “誰開槍?兵士是沒有的,看守的手槍只能用來釘釘子使……”

  “那么,這是非常簡單的……”

  “你將來會看見——這是真的!請你跟他們講一講,我這里一切都預備好了,——繩梯,掛繩梯的鉤子,這兒的老板可以扮擦燈的人,一切都胸有成筆……”

  門外有人正在忙碌著、咳嗽著,又有鐵器的響聲。

  “就是他來了!”尼古拉說。

  從推開的門里塞進來一只洋鐵浴盆,有一個啞嗓罵著:

  “進去,鬼東西……”

  接著出現了一個不戴帽子的圓乎乎的白腦袋,眼睛凸出來,嘴上蓄著胡子,樣子非常和善。

  尼古拉幫他搬進了浴盆,一個高大、稍稍有點駝背的人走了進來,他咳嗽了一下,鼓起了剃得很光的兩頰,吐了口痰,用沙啞的聲音招唿著:

  “您好。……”

  “好,您問她就知道了!”尼古拉興高采烈地說。

  “問我?問我什么?”

  “關于地獄……”

  “啊——哦!”老板用黝黑的手指抿著胡子,說道:

  “雅柯夫·華西里耶維奇,你看,我跟她說簡單得很,可是她不肯相信。”

  “哦,不相信?就是說——不愿意干。我和你想干,所以就相信!”老板很鎮靜地說,他忽然彎著腰,聲音低啞地咳嗽起來??人醞A酥?,用手撫著胸,站在房間中央,喘了好半天,一面睜大了眼睛打量著母親。

  “這要由巴沙和同志們一起來決定!”尼洛夫娜說。

  尼古拉沉思地垂下了頭。

  “巴沙是誰?”老板坐下來問。

  “我的兒子。”

  “姓什么?”

  “索拉索夫。”

  他點了點頭,拿出煙袋,把煙斗塞進去裝上煙葉,斷斷續續地說:

  “聽到過,聽到過的。我外甥認識他。我的外甥在牢里,他叫葉甫欽珂,聽說過嗎?我姓郭本。再用不了多久,年輕的都得被抓進去了,我們這些老年人倒逍遙自在!憲兵隊里對我說,要把我的外甥充軍到西伯利亞。要充盡管充吧,他媽的!”

  他吸了一口煙,轉過臉來對著尼古拉,又在地上吐了幾口痰。

  “那么,她不愿意?那是她的事。人是自由的,坐厭了,——就走走,走厭了,——就坐坐。被搶了,——不要作聲,被打了,——忍受著,被殺了,——就躺下。這是誰都知道的!可是,我要讓薩夫卡逃出來。我要讓他快點逃出來。”

  他這陣像狗叫一般的簡短的話,引起了母親心中的躊躇,可是最后一句話又使她不由得羨慕起來。

  母親冒著寒冷的風雨在街上走著,心里又想起了尼古拉:

  “啊,他變得多么厲害了!”

  當她想起郭本的時候,差不多跟祈禱一般地默默念道:

  “可見呀,對生活改變看法的人不止我一個!……”

  緊接著,她又想起了兒子的事:

  “他要是答應了該多好??!”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卡昂雪地靴官网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